为何AC米兰还是金字招牌?市值五年翻一番转卖价12亿欧元成资本宠儿

今晨欧冠小组赛AC米兰对阵萨尔茨堡红牛的比赛,两队最终1比1握手言和。尽管没有全取三分,但是红黑风暴仍然在席卷欧洲,上周一场火花四溅的米兰德比让人意犹未尽,3比2拿下同城对手也让球迷早早看好红黑军团成功卫冕意甲冠军。今年夏天,AC米兰易主红鸟之后,詹姆斯正式成为这家百年足球豪门的股东之一,这也成为足篮球球迷都热议的话题。从中国商人李勇鸿拿下股权至今,AC米兰数度易手,俱乐部市值反而翻了一番,这块金字招牌为何如此值钱?

22/23欧冠小组赛E组首轮,萨尔茨堡红牛1比1战平AC米兰 图据视觉中国

红鸟资本是卡尔迪纳莱在2014年创立的投资公司,目前总共掌控着大约60亿美元的资本,而卡尔迪纳莱本人名下则拥有大约1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

对于AC米兰的收购并非靠红鸟资本一家完成,他们还联合了洛杉矶投资基金以及纽约扬基棒球俱乐部一起,甚至NBA球星詹姆斯也在其中分了一杯羹,但是各方的投资比例没有被公布。而且,即便红鸟资本自身也并非拿出全部的真金白银,他们的自有资本只有区区3亿欧元,另外还有3亿欧元是来自美国摩根大通的贷款。最不可思议的是,另外6亿欧元居然是从埃利奥特集团取得的年息高达15%的贷款。

他们为何如此看好AC米兰,不惜负债拿下球队?在经历11年的长途跋涉后,AC米兰终于在2021-2022赛季重新回到意甲冠军的位置。

谁都不否认AC米兰是享誉世界的足坛大IP:手握7个欧冠冠军,全欧仅次于皇家马德里;意甲拿到19冠,仅次于尤文图斯。同时,有着118年俱乐部历史的AC米兰,还是世界上夺洲际杯次数最多的球队。深厚的底蕴和骄人的成绩,让AC米兰无愧于“意甲门面”的称号。

AC米兰传奇名宿巴雷西就表示,“米兰一直是一个国际品牌,并因为它的历史和成功而令人着迷,即使投资人是外国人,也会很清楚我们品牌的价值。因此,他们带着热情和做好一切的渴望来到了这里。”

2017年,中国商人李勇鸿以7.4亿欧元的价格拿下AC米兰接近100%的股权。AC米兰开始了“五年三易其主”的历程。

2018年7月,中资财团的债主埃利奥特基金宣布接管,由此揭开长达四年的埃利奥特时代的序幕。值得一提的是,埃利奥特在李勇鸿手中接过的AC米兰并非许多媒体口中的“烂摊子”,因为当时的米兰市值在5-6亿欧元,即便埃利奥特选择立即转手,减掉投入的成本加上利息,仍然是可以盈利的。

值得一提的是,米兰2018年市场估值为5-6亿欧元,而此次易主的成交价格是12亿欧元,五年三易其主的米兰不仅未受影响,反而估值翻了一倍。

相关机构统计,从去年米兰双雄争冠的势头明晰以来,AC米兰的社交网站关注人数提升了9.6%,国际米兰则提升了8.7%,两队的热度提升速度,都创下多年纪录。自从意大利全面开放球迷入场观赛以来,米兰双雄的主场几乎是场场爆满——无论两队谁在主场比赛,7万左右的球迷入场观战都不是新闻。即便是两队客场比赛,1万多球迷随队出征,也成为常见现象。安莎社指出:数月来,比赛场场爆满,甚至球场外、市区各广场上也都有大批买不到票的球迷在聚集,用手机或大屏幕等方式看比赛。这种情况即使在疫情爆发之前,也是偶尔才能见到,很难持续数月之久。

即便是意大利杯这种过去被认为是二线赛事的比赛,也出现了在意大利,两回合半决赛的付费收视用户都超过600万的盛景——要知道,这个国家男女老幼合计不过6000万人口而已!

两支米兰的出色战绩,在疫情期间极大地刺激了地区的消费业、服务业、旅游业和体育周边产业的产值,让整个城市的经济更加景气。据意大利当局的财政报告,过去一段时间,AC米兰所在的伦巴第大区的经济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疫情爆发之前,新的订单签订数量较之2020年同期提升了19.8%。在这段时间,米兰城的人均GDP是首都罗马的1.27倍,是都灵地区的1.37倍,是那不勒斯地区的1.63倍。

而据专业品牌评估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的最新报告2022年50强足球品牌榜显示,作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足球品牌,AC米兰已经开始重拾昔日的辉煌,在品牌价值和品牌强度方面都实现了快速增长。该俱乐部的品牌强度指数增加了6.8点,达到77.2(满分100),获得了AA+的评级。这样一来,AC米兰的品牌价值排名提高了12位,从第29位上升到第17位。过去一年,AC米兰的品牌价值增长了惊人的76%,达到2.69亿欧元。

对此,AC米兰CEO加齐迪斯过去四年的努力功不可没,他表示,“我们必须继续关注经济和财务方面的问题:每年向俱乐部倾注资金,在转会市场上数以亿计地花钱并积累债务的土豪足球已经不复存在了,现代足球对财政手段的需求已经大大增加,之前这种模式已经造成了破产、降级以及竞争力的急剧丧失。对于我们和其他所有人来说,问题是要如何从这些价值观出发,重建竞技层面的竞争力。我们接手了一家竞技表现令人失望而且面临着严重财政困难的俱乐部。我们作出了一次激进的选择,那就是从基础上重建了俱乐部,并最终使它恢复了竞争力,在意大利如此,很快在欧洲也是如此。比战略更重要的,是我们做事的方式。”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